主页 > 好运彩票官网 > >天他当然感觉到了,在他刻箓的过
好运彩票官网

天他当然感觉到了,在他刻箓的过

时间:2019-04-04 13:41供稿单位:织梦58打印字号:

,将空间全部留给叶伏天,可以安静刻箓。
 
    “嗯。”叶伏天点头,心无旁骛,开始一人独自刻箓,却也不停的失败,但每一次失败,都会有一点进步。
 
    暮色降临,中年坐在靠椅上,低声道:“你第一次刻箓成功,用了多久?”
 
    “一天。”花解语道。
 
    “他马上成功了,而且,根本不用我教。”中年低声道:“丫头,我从没见过有人在觉醒境对灵气的感知和控制力能够有这么强,即便是你,都要差一些。”
 
    花解语美眸望向前方的少年身影,就在此时,一道璀璨的雷光闪耀绽放,那是一片雷暴,疯狂的朝着前方攻击而出。
 
    “老师,我成功了。”叶伏天惊喜的喊道,花解语美眸眨了眨,竟然,真的这么快?
 
    “这家伙,刚刻成功就直接用掉了,真是,一点都不节省啊。”中年开口说道,那双深邃的眸子中却是带着温和的笑容,没想到在青州城能遇到这样好的苗子,全属性法师天赋,天生的刻箓师,这也就意味着,叶伏天将能够成为全属性刻箓师。
 
    “我成功了。”这时叶伏天跑了过来,满脸的兴奋,他感觉自己刻箓出一种法术之后,便也等同于学会了这种法术。
 
    “非常不错,但以后还需要更努力,那书卷上的法术,你都要能刻箓。”中年看着叶伏天兴奋的模样,无论天赋多好,终究也只是十五岁的少年,这个年龄,真好。
 
    “嗯。”叶伏天点了点头。
 
    “天黑了,你是不是……”此时,花解语笑吟吟的看着叶伏天,暗示着什么不言而喻。
 
    “时间真快啊。”叶伏天抬头看天,随后道:“天黑了夜路不好走,老师你这
 
    “好了,你自己慢慢来。”中年微笑着道,随后和花解语离开亭台
    “师父就是师父。”叶伏天感叹一声,论境界,果然还是比他高深。
 
    这些天的相处,他知道了老师的名字,花风流。
 
    叶伏天当时知道这名字的时候便感慨,师父的境界,果然不是他能够比的,望尘莫及。
 
    “伏天,这些日来,你对法箓的修行已经完全可以出师了,随着境界的提升,自然能够刻出威力更强大的法箓。”花风流目光又落在叶伏天的身上,两个月,叶伏天法师修为虽只有觉醒第七重玄妙境,但他却能够刻出最顶级的觉醒级法箓。
 
    “都是老师教导的好。”叶伏天躬身道。
 
    花风流摆了摆手:“你自己天赋优秀,换一个老师也一样,但切不可骄傲自满,外面的世界远比你想象中的复杂,你要走的路,才刚刚开始,除了法箓之外,你若是有修行上的问题,也同样随时可以来找我。”
 
    “弟子谨记。”叶伏天点了点头。
 
    “好了,你去吧。”花风流点头道。
 
    叶伏天点了点头,随即只见他双膝跪在雪地之上,对着花风流所在的方向连续三叩首,道:“入门数月,弟子不曾行拜师之礼,虽弟子喜欢玩笑,然而之前所言却是认真,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老师教诲,必铭记于心。”
 
    说罢,叶伏天这才缓缓站起身来,道:“弟子告退了。”
 
    随后,他又看向花解语,笑着道:“妖精,不要太想我。”
 
    不等花解语回应,他便转身离开,走出了别院。
 
    “这小子,让我有些不习惯。”花风流笑着摇了摇头。
 
    “爹为何会那么喜欢他?”花解语美眸望向自己的父亲,她当然感受得到父亲是真喜欢叶伏天,仅仅是因为天赋吗?
 
    “之前见他天赋方才收为弟子,但后来从你口中了解他的事情以及当日秋闱一事,便能知晓伏天玩世不恭的外表之下,却是一颗赤子之心,三年,诸多嘲讽羞辱,若是常人,脸上必刻有怨念,但在他的脸上看到的,却只有阳光,而且,仅仅是为了余生的排名,他便能站出来直面青州学宫,可见他必是重情重义。”花风流笑着道:“而这两个月的相处,我的确越来越喜欢他的性情。”
 
    “所以连亲生女儿都想卖了?”花解语白了父亲一眼,道:“即便真如你所说他有许多优点,但好色无耻,却也跑不了吧?”
 
    “难道你不觉得很可爱吗?”花风流笑道。
 
    “……”花解语感觉这个世界有些凌乱,向来稳重的父亲,如今,竟像是中了某人的毒。
 
    雪花依旧不停的飘落而下,青州学宫覆盖在一片白雪之中,这青州城的圣地,更添了几分神圣的美感。
 
    然而此时青州学宫的弟子却无暇欣赏这番美景,今日清晨,学宫之外,便有一行强者降临。
 
    这些强者到来之后,青州学宫的师长严阵以待,瞬间出动许多强者,甚至武道宫和术法宫都有宫主级别的人物出现,气氛非常的沉重。
 
    外门弟子许多人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一些年龄稍大的正式弟子却知道那群人来自哪里,为何而来。
 
    他们知道,圣地的威严,将可能遭到严重的挑衅。
 
    青州学宫乱作一团,许多弟子纷纷朝着同一处方向汇聚而去。
 
    叶伏天走在路上看到这种情形感觉有些奇怪,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似乎,青州学宫像是有什么大事。
 
    “叶伏天。”还没到别院,叶伏天便听到了有人喊自己,目光转过,便看到了一道青春靓丽的身影出现在那,脸上便也露出了一抹笑容。
 
    “你去哪?”风晴雪开口问道。
 
    “回去找余生。”叶伏天道。
 
    “青州学宫在召集弟子,余生哥应该已经过去了。”风晴雪开口说道,叶伏天目光一闪,像是在思索什么。
 
    风晴雪手捏着衣角,似乎有些紧张,旋即轻声道:“我们,要不一起过去看看?”
 
    叶伏天愣了下,目光看着眼前的少女,雪花不断飘落在她的身上,少女似乎显得有些紧张不安。
 
    “好啊。”叶伏天笑着点了点头。
 
    “嗯。”少女握着衣角的手微微用力,随即主动走到叶伏天的身边,两人一起朝着人群所在的方向而去。
 
    叶伏天没有和以前一样喜欢玩笑逗弄她,风晴雪心中明白曾经的一切已经一去不复返,想要和以往一样那自然是心中的奢望,经历了上次的事情,她确实成熟了许多,但即便知道失去的已经失去了,她依旧不想真的从此便成为陌路人。
 
    “对不起。”风晴雪忽然开口道,叶伏天又是一愣,看着身旁的少女,只见少女鼓起勇气看着他,笑着道:“伏天,对不起。”
 
    她的美眸微有些红,这些日她时常想起父亲的话,知道自己的行为对眼前的少年意味着什么样的伤害,那是少年的尊严。
 
    “我已经忘了。”叶伏天微笑着道,他自然知道风晴雪为什么而道歉。
 
    “我和慕容秋没有关系,那之后他也找过我,我没有再和他一起出去过。”风晴雪依旧解释道,即便她知道有些事情无法挽回了,但还是要将某些事情说清楚。
 
    “都过去了。”叶伏天笑着道:“对了,学宫发生什么事情了?”
 
    风晴雪见叶伏天不想再提,心中有着淡淡的失落,随即低声道:“听说是黑焱城强者率领黑焱学宫的人来了。”
 
    “黑焱城。”叶伏天脸色凝重了几分,黑焱城和青州城同为东海岛城,从小通读史书的他对一些历史比较了解,三百年前叶青帝和东凰大帝还未一统天下之时,乃是王侯割据的混乱时代,修行者掠夺资源的情况极为普遍,当时黑焱城还是黑焱宗统治着,此宗门侵略性极强,多次入侵东海其它城池掠夺。
 
    后天下一统,叶青帝和东凰大帝重新制定天下秩序,天下平定了许多,但对东海的岛城依旧疏于掌控,黑焱宗化身黑焱学宫,仍牢牢掌控着黑焱城,多年来从未停止过对青州城的进犯。
 
    在这样的背景下,黑焱学宫和青州学宫,自然也是宿敌,黑焱学宫每隔几年,便会率学宫强者到来,示威挑衅,同样也有打探青州城年轻一代天赋实力之用意。
 
    “看来黑焱城野心又在萌芽了。”叶伏天低声道,青州城,可能不太平了,当然这些事情距离他还比较远,青州城有青州城的守护神,黑麒麟军团。
 
    但眼下,青州学宫,却似乎有些麻烦了!
------------
 
第二十二章 骄傲少年
 
    青州学宫,讲堂所在的区域,有一群人身穿黑衣长袍,在长袍上面,刻着三朵火焰图案,化作焱字。
 
    叶伏天和风晴雪到来的时候,这边早已围了许多人,青州学宫的讲师和许多弟子都到了,甚至已经惊动了高层,宫主级别的人物也陆续赶来这边。
 
    “竟然直接拦在讲堂区域之外。”叶伏天看到这一幕心中暗道,黑焱学宫的人,还真是一点都不客气。
 
    叶伏天和风晴雪的到来使得不少人露出诧异之色,两个月前学宫传闻叶伏天这混蛋竟然抱了女神秦伊,如今又和风晴雪在一块,如此无耻之徒学宫怎么还不驱逐赶出青州学宫,不过此刻他们倒也没有过多在意叶伏天,毕竟此刻有外敌。
 
    他们陆续都已经知道黑焱学宫的来历,明显是挑衅而来,来者不善。
 
    “各位宫主到了。”此时,一行人将道路让开,只见有一行身影步入人群之中,正是武道宫和术法宫的大人物们,他们神色锋锐,凝视到来的一行身影,数日前这群人登入青州城时他们便已经知道了消息,如今终于奔青州学宫来了。
 
    雪花飞舞而下,诸人感觉身上有着丝丝寒意,不仅仅是来自于雪,同样来自那群不速之客。
 
    “此地乃是我青州学宫讲堂所在地,诸位远道而来,不如换个地方说话,如何?”此时,一位宫主走出,对着黒焱城的强者开口道。
 
    “不用了,用不了多少时间,在这里就够了。”黒焱城为首中年皮肤黝黑,面如鹰隼,有着一双鹰眼,显得极为凌厉。
 
    冷漠的语气没有给青州学宫一点面子,当然,也不需要虚与委蛇的客套,他们就是来挑事的。
 
    “请指教。”青州学宫剑阁阁主冷青峰冰冷道,直入主题。
 
    “上次来青州学宫已过去数年,这数年来,我黑焱学宫又出现了一批少年英才,他们一直想要和外界交流一番,因为今日特意带他们来长长见识,见一见青州城圣地天才。”中年淡淡开口,随后目光扫了一眼他身后站着的一些少年,道:“来之前既都喊着要见识一番,如今已经带你们来了,谁有什么想法,自己站出来。”
 
    那些少年的年龄都在十八岁以下,最小的甚至只有十三四岁模样,但眼神却一个个锐利,凝视青州学宫诸学员,那目光,像是透着几分不屑。
 
    “真嚣张。”青州学宫学员脸色寒冷,一个个摩拳擦掌,想着教训一番这些来者不善的家伙。
 
    只见黑焱学宫阵营之中走出一位十六岁左右的少年,他身形瘦高,面容俊朗,犹如寻常书生。
 
    “黑焱学宫,牧江,觉醒第九重归一境,请赐教。”少年显得彬彬有礼,拱手说道,然而却也有人从中感受到了他的骄傲,那平静的眼神像是并没有将青州学宫诸人放在眼里。
 
    青州学宫人群之中,有一道身影走出。
 
    “秋岩,觉醒第九重归一境。”少年开口说道,颇为沉稳,秋岩在今年春季的春闱大考中表现优秀,成为青州学宫正式弟子,在去年,他还是外门弟子中的风云人物,不少人都有些期待。
 
    “请。”牧江微微点头,秋岩身形一闪,他的速度很快,身体周围流动着强大的武之意,同时,隐隐有火焰之光环绕周身,显然,他是一位武法兼修的强者,当然,主修法师,武道为辅。
 
    牧江沉稳如山,安静站立,平静的看着对方靠近。
 
    青州学宫一些长者面露凝重之意,如此沉稳,怕是底气十足。
 
    秋岩眼看接近对手,火焰灵气狂躁了起来,凶猛汇聚,竟化作一朵小小的莲花,但那朵莲花之中蕴藏着的火焰灵气,将周围的空气都灼烧得发出嗤嗤声响。
 
    天地间飞舞着的雪花忽然间缠绕在牧江的身体周围,他的身体瞬间覆盖了一层白雪,像是弥漫着一股霜气。
 
    秋岩的攻击降临,周围天地间的火焰灵气像是产生了共鸣,那朵火焰莲花遽然间爆炸,化作吞噬之火,瞬间将牧江的身体埋葬于巨大的莲花火海之中,这一幕让青州学宫的弟子都露出兴奋之色,即便是觉醒境的法师,其释放的法术爆发力依旧很强了,这牧江竟然狂妄到直接承受这样的攻击,简直找死。
 
    但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得意,便看到一股可怕的寒气从牧江的身上弥漫而出,那寒气像是隔绝了火焰,随后,人群见到秋岩的手臂一点点的冰封,僵硬在了那里。
 
    “这……”
 
    “寒冰法术。”青州学宫之人神色不大好看,对方是水系法师,水克火。
 
    秋岩冷得浑身哆嗦,寒冰不断侵袭,很快冰封了半边身子,风雪吹打在另外半边身体之上,是那样的刺骨,再过片刻,他便要完全化作冰人。
 
    “住手。”青州学宫有长辈呵斥道,只见牧江伸出手放在秋岩的脑袋上,往旁边一拍,像是拍打蝼蚁般,秋岩的身体直接躺在了地上。
 
    青州学宫立即有人上前将秋岩带走,若是一直放任不管,他会活生生的冰封而死。
 
    “不知对方底细的情况下便如此莽撞攻击,青州学宫就是这样教导弟子的吗?太弱了。”牧江的神色和声音依旧平静,说完便退了回去,青州学宫的人都感受到了深深的寒意,在觉醒境能够将人身体冰封,此人很强。
 
    牧江退下之后,又有一道身影走出,此人虽是少年,却眉宇如剑,浑身上下无不透着一股少年锐气,他身后甚至背着一柄剑,显然,他是一名剑修。
 
    “觉醒八重境。”少年淡淡开口,这一次,甚至连名字都懒得说,比之牧江,更显冷漠凌厉。
 
    “我来。”青州学宫,有人走出。
 
    “是青山师兄。”诸人看到少年走出,不少人有着期待之意,李青山有没有空余的房间,要不我就在这里住下吧。”
 
    “你……”花解语美眸一凝,夜路不好走?这理由也行?
 
    叶伏天却没有看她,只是期待的看着中年。
 
    “好,那便在这里住下吧,解语,你去帮伏天收拾一下房间。”中年含笑道。
 
    “啊……”花解语眨了眨美眸,她,去帮叶伏天收拾房间?
 
    于是这回轮到叶伏天笑吟吟的看着她,那目光,可是很期待啊。
 
    妖精铺床,这待遇,真美妙……
 
    “我不去。”花解语看着叶伏天那眼神,怎么能从。
 
    “解语。”中年看着花解语,花解语有些委屈的站了起来,随后朝着房间那边走去。
 
    “老师,我去帮忙。”叶伏天跟了上去,中年点了点头,身后隐隐传来斗嘴的声音。
 
    抬头望着苍穹出现的满天星辰,中年脸上露出一抹回忆的笑容,道:“当年,我们也这么大。”
 
    叶伏天这一留下就彻底赖着不走了,对此花解语用四个字评价她父亲,引狼入室……
 
    时间一天天过去,叶伏天能够刻箓的法术越来越多,甚至已经能够刻箓觉醒七级法术。
 
    这一天,叶伏天独自在亭台中刻制法箓,忽然间,他像是心有所感,生出一种非常玄妙的感觉,心念微动,顿时天地间的灵气像是和他身体产生了某种共鸣,疯狂的环绕于身体周围,这和单纯的聚气完全不同。
 
    “法师七重,玄妙境。”叶伏天脸上露出了灿烂笑容,这些程,对灵气的感知和控制能力,每天都在进步,刻法箓的过程,本身就是在修行!
------------
 
第二十一章 黑焱学宫
 
    冬日的寒流袭来,草木枯萎,青州学宫平添了几分萧瑟之意。
 
    但叶伏天却丝毫没有受寒流的影响,这些天他的日子过得惬意而潇洒,每日除了修行便是刻制法箓,除此之外还能欣赏美人,都已经乐不思余生了,两个月来,竟然只回去看了余生两回,这让余生心中生出无限遐想。
 
    青州学宫对叶伏天的禁令还在,就在许多学员想着看热闹的时候,叶伏天倒好,彻底的消失了,这让很多人怀疑,即便青州学宫不下禁令,叶伏天他会不会出现在讲堂都成问题,秦伊师姐的讲堂倒是有点可能。
 
    冬雪无声无息的降临,下得很大,一夜过后,便化作白茫茫的一片。
 
    清晨,叶伏天走出房间,看着漫天白雪,搓了搓手,吐出一口热气,眼眸中带着一缕笑容。
 
    前方的亭台孤零零的矗立在白雪之中,两旁的一切都被雪花覆盖,然而在那里却有一道身影站在雪花中,美丽的容颜有着陶醉之意,这雪,下得真美。
 
    叶伏天抬起脚步,朝着那身影走去,白雪中立即多了许多脚印。
 
    来到少女的身边,叶伏天悄悄的看了她一眼,只见雪中的少女像是没有看到他般,美眸微微闭着,像是在安静的感受着。
 
    叶伏天也闭上了眼睛,就这么安静的站在少女的身旁,白雪不断飘落而下,两人身上都覆盖了一层雪白之色。
 
    “你在干什么?”花解语美眸缓缓睁开,含笑望着眼前的家伙,只见叶伏天依旧学着她的模样。
 
    叶伏天睁开眼睛,看着花解语的眼眸透着几分温柔之意,笑着道:“陪你一起到白头。”
 
    “……”花解语眨了眨眼睛,看了一眼叶伏天被白雪覆盖的长发,心中有着淡淡的忧伤,人生处处是陷阱,感受着雪花之美,都能被眼前这无耻的家伙拐进坑里。
 
    “两个月了,你不会把这里当做自己家里了吧?”花解语笑吟吟的看着叶伏天。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老师家里,自然也如自家一样。”叶伏天很认真的道。
 
    “你们两个家伙。”一道声音传来,叶伏天和花解语回过头,便见一道英俊的身影含笑看着他们,道:“一大早便打情骂俏,真当我这老家伙不存在啊。”
 
    “额……”叶伏天眼睛闪了闪,心中感叹了,知徒莫若师啊。
 
    “爹。”花解语有些委屈的喊了一声,瞪着她的她父亲,道:“我究竟是不是你亲生的。”
 
    竟然每次,都帮叶伏天说话,有这样的老爹吗?
 
    “除了我,青州城谁能生出这样漂亮的女儿。”中年笑着回应道,花解语无语的看着他的父亲,两个月的接触,父亲说话的语气,竟然有了几分叶伏天的口吻,这简直是……
 
上一篇:家伙似乎本就没上过几堂课吧,反应会
下一篇:目光朝着人群中寻找,只见此时,有一处方向的人群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