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好运彩票官网 > >上并没有太强烈的反应,对于自己的荣辱像是不
好运彩票官网

上并没有太强烈的反应,对于自己的荣辱像是不

时间:2019-04-04 13:41供稿单位:织梦58打印字号:

 
    榜首和次席虽说差距不大,但对于叶伏天而言,榜首荣耀本该是属于余生的,凭什么被剥夺?
 
    “我知道,但我不服。”少年的眼眸透着倔强之意,从未如此认真,哪怕是被人羞辱,他都可以无视,但却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属于余生的东西被夺走却无动于衷。
 
    “伏天。”余生手掌放在叶伏天的肩膀上,对着叶伏天摇头。
 
    叶伏天看着他,同样认真的摇了摇头。
 
    “继续宣布榜单结果,将他的名字划掉。”石忠冷冷的开口说道,这份榜单虽可能会遭到一些质疑,但也并非是什么大事,毕竟慕容秋表现也足够优秀,但他没想到,叶伏天会站出来当众指出。
 
    宣布榜单之人点了点头,看了一眼那甲榜第三的名字,随后,从这名字上跃过,道:“甲榜第三,花解语。”
 
    花解语虽然没有参加论战,但他文试第二,天赋极为出众,修为归一境,放在秋闱第三,同样没人会质疑,当然,众人隐隐猜测到了,那位置,本该是属于那倔强少年的。
 
    “我还是不服。”叶伏天声音依旧,但宣布榜单之人继续说出了下一个名字。
 
    于是,此次秋闱出现了以往从未有过的情形,在宣布秋闱甲榜名单之时,却有一道倔强的声音,始终响起在演武场。
 
    余生看着那略显瘦削的背影,双拳紧紧握住,那双坚毅无比的眼眸,竟微泛着红光。
 
    “咚!”一声震动,余生脚步踏了出去,前方少年的尊严,没有人能践踏,青州学宫也不行!
 
    ps:昨天开个玩笑,结果一大群人怀疑余生都性别,吓得无痕赶紧删掉了。
------------
 
第十八章 秦将军
 
    “咚……”演武场的大地又一次发出颤响之音,余生一步步朝前方走去。
 
    “他要干什么?”诸人目光皆都望向余生,这两个家伙,要挑战青州学宫的威严不成?
 
    秋闱结果已经在宣布中,两位宫主级别的人物已经决定的事,自然不可能被当众推翻,他们难道想改变结果?除非是疯了才会这么想。
 
    “余生,回来。”叶伏天似乎感受到了余生的愤怒,隐隐猜测到他可能会做什么,不由得喊了一声,然而这一次,余生没有听他的。
 
    甲榜名单还在继续宣布,但余生的身影却出现在了演武场中央,将之打断,使得许多青州学宫的长者脸色都不大好看,叶伏天闹这一下已经让学宫有些没面子,但念及他年少,学宫没有理会,如今,余生却走向演武场中央。
 
    “余生,退下。”剑阁阁主冷青峰亲自开口说道,事实上他是想要将余生放在甲榜第一的,然而石忠坚持要让慕容秋第一,他也不会为了这点事驳了石忠面子,不过,那两个少年,却是倔强得让人没有想到。
 
    “我要挑战慕容秋。”余生凝视冷青峰冰冷开口。
 
    “你放肆,秋闱既已结束,岂容你想撒野便撒野,你眼中还有没有规矩,给我退下。”石忠站起身来,厉声叱喝。
 
    余生抬头,目光直视对面青州学宫的大人物们,他的身上,隐隐有一股狂暴的气息弥漫而出,叶伏天感受到这股气息脸色微微变了变,怒斥道:“余生,给我回来。”
 
    义父嘱咐过,不能在人前让人知道余生真正的天赋有多强。
 
    “不!”余生声音变得低沉,他身周有一股可怕的气流环绕,暗金色的光泽闪耀,犹如披上一层神魔般的铠甲,许多大人物目光遽然间变得格外的锋利,盯着余生,那是什么?天走
    叶伏天当然知道自己做什么,他也明白这样做可能并没有什么意义,这并不是理智行为,但他还是要站出来,如果是他自己,他无所谓,但这本该是属于余生的荣耀,凭什么就因为一次误判,就被剥夺?
 
    秋闱的甲榜乃是综合考量,正是他之前列出的那些,如同他所说的那样,余生没有任何一处是占据弱势的,为何会败给慕容秋?
 
    他的话音刚落,那学员抬腿便狂奔离开,速度简直不要太猛,动不动就喊余生,不带这样玩的。
 
    叶伏天又委屈的看向秦伊,道:“师姐,做人不可以这样!”
 
    秦伊露出几分小小的得意,笑着道:“这不是学着你的吗?”
 
    原来偶尔无耻那么一回,感觉似乎,蛮爽的呢!
 
    “师姐对我误解很深。”叶伏天咬牙道,看着眼前美丽的身影,看来那大胆的想法,就这样泡汤了。
 
    “在聊什么呢?”这时,不远处传来一道声音,两人目光转过,同时望向那走来的身影,叶伏天的眼眸中闪过一抹尊敬之意,肃然起敬道:“将军。”
 
    “爹。”秦伊则是露出一抹俏皮的神色,十七岁少女的单纯之美更是彰显的淋漓尽致,让叶伏天都有些呆了,原来,女神师姐还有这样的一面啊。
 
    “又欺负师弟?”秦帅揉了揉秦伊的脑袋,随后对着叶伏天轻轻点头道:“今天表现很不错。”
 
    “多谢秦将军。”叶伏天自然认得秦帅,在青州城,又有多少人不认识眼前的将军。
 
    “你叫余生。”秦帅目光越过叶伏天落在余生身上,余生点了点头道:“对。”
 
    “余生,你虽然法师天赋也极强,但你却是天生的战士,一定不要单走法师路线。”秦帅认真的说道,他非常欣赏眼前的少年,他从没有见过这样有天赋的战士,若干年后,他会是青州城的战神。
 
    余生点了点头,这点,他当然也明白。
 
    “若哪一天你想要成为骑士,黑麒麟骑士军团,随时欢迎。”秦帅认真说道,余生愣了下,就连叶伏天也露出一抹惊讶的神色,余生才十五岁年龄,秦帅便亲自邀请,可见对余生的欣赏。
 
    “好。”余生也同样认真的点头。
 
    “走了。”秦帅拉着秦伊离开,秦伊跟着秦帅一起,回过头对着叶伏天一笑,透着几分小得意。
 
    “哎,师姐你变了。”叶伏天叹息一声,郁闷啊,说好的想做什么都可以的!
 
    抬起脚步,叶伏天来到看台上,叶百川正指着到来的他对着旁边的人道:“这是我儿子,这家伙真不争气,竟然甲榜都没上。”
 
    “我知道,他已经很强了。”身旁有人道,这家伙已经说了几百遍这是他儿子了。
 
    “哎,比起我差远了点。”叶百川叹了口气,叶伏天有种想转身离开的冲动,看着老爹道:“你儿子受了这么大的打击,难道这时候不该安慰下我受伤的心?”
 
    叶百川古怪的看着叶伏天,道:“这点打击对你来说也叫事?”
 
    叶伏天扶着额头,道:“你自己回去吧,我不送了。”
 
    说着便真的转身离开了,除了感慨家门不幸还能说什么,投胎也是门技术活啊!
------------
 
第十九章 余波
 
    秋闱在一场小小的风波中结束,人群渐渐散去,演武场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但诸人的内心却并未这么快平息,此届秋闱叶伏天太过亮眼,从诸人眼中的传奇废物一跃化身武法兼修的天才人物,而且,武法天赋皆为天品,更令人嫉妒的是,他和花解语之间似有着一层模糊不清的关系,可以说,若非是因为最后叶伏天因余生的事情站出来顶撞师长,秋闱对他而言便算是完美了。
 
    当然,除叶伏天外,余生也真正让人意识到了他有多么妖孽,反倒是秋闱第一的慕容秋在他们面前,并没有什么亮眼的地方。
 
    晚秋的空气带着几分凉意,像是为了迎接冬日的来临。
 
    接下来的数日,青州学宫有许多消息不胫而走,慕容秋和花解语都将成为学宫正式弟子,而且,会被宫主级别的人物看中,余生也一样,据说武道宫几位前辈以及金行宫的宫主甚至为了此次吵了一回,都想要将这位妖孽的人物招致自己门下,亲自教导。
 
    这样的待遇让无数外门弟子为之羡慕,果然,秋闱表现最亮眼的人物,会受到学宫大人物的青睐。
 
    除此之外,那些位列秋闱甲榜的学员,许多都开始走上藏书阁的二楼观摩厉害的武道功法以及法术。
 
    然而,叶伏天,这位因意气用事被踢出在甲榜之外的传奇人物,却似乎很不走运,据说青州学宫上面的大人物对他目无尊长的行为非常不满意,准备给予惩罚。
 
    事实上在秋闱余生也站出来了,但有数位宫主级别的人物要抢人,谁还敢惩罚余生?而余生所犯的一些过错,自然就要一并算在叶伏天的身上,只能说,这家伙是真倒霉。
 
    叶伏天和余生这几天都在修行,倒没怎么在意外面的消息。
 
    今天有秦伊师姐的课,叶伏天准备做个好学员,于是又一次来到了秦伊的讲堂。
 
    不过当叶伏天来到讲堂的时候,他发现诸人看向他的目光都透着古怪之意,这家伙,来的还真是时候,惩罚结果刚下来,他就撞上来了。
 
    秦伊看到叶伏天出现,美眸同样凝视着他,隐隐有些愤愤不平。
 
    “我知道自己很好看,所以,你们不用这样看着我。”叶伏天开口道,诸人翻了翻白眼,果然,无耻的路上还是一路既往。
 
    秦伊迈步走到叶伏天身前,她的美眸中似有几分低落之意,开口道:“叶伏天,学宫刚宣布暂禁止你出入讲堂,不过你别担心,我会向学宫反映,相信很快就会撤销这决定。”
 
    秦伊知道这消息的时候非常不高兴,叶伏天的天赋所有人都看到了,即便在秋闱上有些莽撞顶撞了师长,但难道秋闱就绝对公平了吗?为何要对叶伏天做出这样的惩罚。
 
    事实上她还有一些话没有说出来,学宫不仅禁止叶伏天出入讲堂,而且还决定对他进行观察,意味着,叶伏天依旧有可能因为秋闱上发生的事情被逐出学宫。
 
    这也是诸人看他的目光有些古怪的原因,一位刚证明自己不仅不是废材,而且还是武法兼修的天才人物,竟然还是没有摆脱以前可能会被逐出的命运,这还能说什么……只能说这就是年轻气盛的代价。
 
    不过他们也感觉有些奇怪,按常理而言,不应该吧,毕竟叶伏天在秋闱上表现出的天赋,在青州学宫绝对是顶尖的。
 
    只见叶伏天的脸色变了,像是非常的委屈。
 
    “我真的生气了。”叶伏天的声音也沉了下来,似乎非常愤怒,余生听到这声音那双泛着红光的眸子微微颤动着,随后身上的气流缓缓的消失,他回过头看着叶伏天。
 
    父亲说过,没有人可以践踏眼前少年的尊严,无论是谁,无论什么时候,他都要站在叶伏天的身前,不惜一切。
 
    “傻大个,算了,时间会证明一切。”叶伏天的声音变得柔和了几分,之前是余生在劝他,此刻,却是他在劝余生了,余生虽然依旧倔强,但依旧听从他的话走了回去,让青州学宫的长者脸色好看了点。
 
    然而此刻青州学宫诸人看向两人的眼神却变得有些怪异,关系有点复杂啊……看向花解语那完美容颜之时,他们隐隐有些为花解语担心了起来。
 
    长者继续宣布甲榜名单,果然,没有叶伏天的名字,这一次,不少人都暗暗感觉有些可惜。
 
    之前许多人都想看叶伏天的笑话,但毕竟没有什么仇恨,只是因为女神花解语,让他们很不爽啊……但无论如何,叶伏天的天赋却是一流,本该进入秋闱甲榜的,甚至,前三之列。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对叶伏天就有了好感,女神被夺之仇,不共戴天……而且,这家伙实在是,太无耻了。
 
    叶伏天对于自己没有出现在甲榜名单那么在意,但他却因为余生被列在甲榜次席,而站出来质疑青州学宫的大人物。
 
    至于青州城的许多大人物,则在想余生之前释放的气息,究竟是什么?
 
    他们隐隐都感觉到,将来,那位神勇无比的少年,他的名字必将响彻青州城,只此一人,便让诸人感觉不虚此行。
 
    青州学宫这一届秋闱就这样结束了,当冷青峰和石忠宣布之时,他们走向了看台,城主和秦帅将军亲自观礼,他们自然是要招呼下的。
 
    青州学宫诸弟子心中却依旧没有能够完全平复下来,在人群之中,慕容秋的目光望向叶伏天所在的方向,他的眼神很平静,但内心却很冷,青州学宫秋闱甲榜将他列为第一,叶伏天这时候走出来质疑,使得所有人都感觉他不如余生,这可是非常打脸。
 
    除此之外,更让慕容秋愤怒的是花解语,她从来不曾认真和自己说过一句话,然而,她竟对叶伏天露出那样温柔笑颜。
 
    一抹冷光从慕容秋的眸子中闪过,他的脚步朝着看台走去。
 
    另一处方向,风晴雪美眸也凝望叶伏天所在的方向,眼神中有着一丝犹豫。
 
    “这家伙真是不知好歹,竟然顶撞师长。”旁边慕容清开口道。
 
    风晴雪像是根本没有听到她的话,依旧看向叶伏天所在的方向,只见叶伏天像是感觉到了什么般,目光也朝着她这边看来,风晴雪见到他眼神中先是有一丝错愕,随即竟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随后,便又将目光移开。
 
    那笑容没有任何的怨恨,像是朋友间的一笑,平静而自然,但看到这笑容的风晴雪却感觉格外的难受,以前的叶伏天笑容中总会有几分坏坏的感觉,但这次却没有了,她明白,这就是距离感。
 
    错过的、失去的友谊,将不再拥有。
 
    转过身,风晴雪眼睛微有些红,走向看台她父亲所在的方向。
 
    诸人陆续离开,被许多人关注的花解语也独自朝着某处方向而去,并未和叶伏天有交流,这一幕让诸人心中又燃起了希望,或许叶伏天和花解语之间,并非他们所想象中的恋爱关系。
 
    “叶伏天。”此时,一身材火爆容颜却极为秀美的身影出现在叶伏天身前,怒视着他:“你做事怎么如此莽撞,此次秋闱本该能够进入甲榜第三,有机会和余生一样直接成为正式弟子,你这样乱来,岂不是都毁了。”
 
    叶伏天看向眼前生气的美丽女子,嘴角又挂起了那玩世不恭的笑容:“师姐即便是生气,都还是这样好看啊。”
 
    “你……”秦伊有些无语的瞪着眼前的家伙,之前那为了余生敢于站出来和宫主人物对峙的倔强少年,怎么一转眼又变得如此无赖了?这真的是同一个人吗?
 
    “你以前分明是觉醒一重境,什么时候修炼到如今境界的?”秦伊开口问道,她一直想不明白这问题。
 
    “上次和师姐赌约之后,便斗志十足,从觉醒第一境,一跃修行到如今的境界。”叶伏天看着秦伊道:“师姐,你答应我的事情,不会忘记吧?”
 
    秦伊白了叶伏天一眼,短短一个月时间,谁信?真是满口胡言。
 
    至于她答应的事情……秦伊看着叶伏天道:“我有答应过你什么吗?”
 
    “额……”这回轮到叶伏天傻眼了,看着眼前性感的身姿,叶伏天苦着脸道:“师姐说过,只要我通过秋闱大考,想做什么都行的……”
 
    “有吗,我怎么不记得了!”秦伊露出疑惑的表情,随后还看向不远处一位也曾在那次讲堂中的学员问道:“我有答应过他什么吗?”
 
    那人愣了下,随即认真的道:“没,当然没有。”
 
    说着他还幸灾乐祸的看了叶伏天一眼,这无耻混蛋,还想占女神师姐便宜,做梦……
 
    “你,很好……”叶伏天笑吟吟的看着那说话之人,喊道:“余生。
上一篇:容颜上绽放的笑颜,诸人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融
下一篇:家伙似乎本就没上过几堂课吧,反应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