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好运彩票官网 > >容颜上绽放的笑颜,诸人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融
好运彩票官网

容颜上绽放的笑颜,诸人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融

时间:2019-04-04 13:40供稿单位:织梦58打印字号:

 
    “这家伙,疯了吗。”秦伊看到杨修身前恐怖的火焰法术,有些紧张的看着叶伏天,这是法术,爆发力极强,他可能会有危险。
 
    “既然如此,今天只好教教你如何做人了。”杨修嘴中吐出一道冰冷的声音,他的身体朝着前方奔跑了起来。
 
    叶伏天身上缭绕着超强的战意,同样朝着前方奔出,两人的身体犹如两道闪电,在演武场中心靠近。
 
    就在此刻,叶伏天身周的战意忽然间化作了紫色,强大的紫色光幕缭绕周身,竟隐隐有龙韵。
 
    似有一道道龙吟之声从叶伏天身上爆发而出,许多人震惊的看着这一幕,几乎就在这时,叶伏天和杨修的身体靠近,两人同时释放了自己的攻击。
 
    杨修怒喝一声,火蟒吞没一切,朝着叶伏天的身体呼啸而去。
 
    “吼……”一声龙啸,叶伏天仿佛化作真龙,他手臂朝前轰出,顿时一头紫色龙影破体而出,怒龙出海。
 
    紫色雷龙和火蟒在中间碰撞,仅仅一瞬间,火蟒便在雷龙的攻击下变得黯淡,不断消退,而那头紫色雷龙继续往前,轰在了杨修的身上,战意入体,杨修和凌笑一样直接飞了出去,这次飞得更远,摔得也更狠。
 
    “御龙诀,这是御龙诀中的战技怒龙出海。”那些外门弟子一个个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幕,昨日叶伏天去藏书阁借阅了御龙诀,被多少人嘲讽,在他们看来,御龙诀根本就是鸡肋,无法修炼而成。
 
    但此刻,叶伏天的一击像是狠狠的一道耳光,让那些嘲讽过叶伏天的人感觉脸上火辣辣的,谁说御龙诀不能修炼?叶伏天用事实告诉他们,他们做不到的事情,并不代表所有人都做不到。
 
    “仅仅一天时间,他竟然就修成了御龙诀吗?这是真的吗。”有外门弟子内心颤抖着,这简直不敢想象。
 
    “雷电力量,他不仅仅是一位战士,他用的是雷电力量。”
 
    演武场前方许多青州学宫的正式弟子以及老师都目光灼灼的盯着叶伏天,脑海中同时出现一道声音,武法兼修,叶伏天,他修行的是雷电之力,但却是一名玄妙境的战士,以雷电力量释放战技。
 
    “为什么就不信我呢?”叶伏天看着杨修的悲惨身影叹了口气,他的脚步往前走来,来到灵气法阵上,目光环视浩瀚演武场,开口道:“之前忘了说,除了武道天地灵气感知力天品之外,我对雷电属性灵气感知力……同样为,天品。”
 
    话音落下,法阵遽然间亮起了夺目的雷霆光芒,叶伏天周身雷光流动着,显得无比神圣。
 
    这一刻,诸人凝望着那道不可一世的少年身影,仿佛从他的身上看到了年少轻狂。
 
    三年,受人白眼,无数讽刺,少年虽在嬉笑怒骂间应对,谈笑自若,然而内心中,何曾没有过不爽,此刻站在舞台中央的他,像是将三年的抑郁之气一扫而空。
 
    他叶伏天,文试第一,武道天地灵气感知力天品,雷电属性感知力天品,修为境界,觉醒第七重,玄妙境。
 
    风晴雪看着少年光彩夺目的身影,美眸有些暗淡,她此刻终于明白,那天叶伏天找她本想要和她一起修行,并没有想占她便宜的意思,而是因为他真的已经比自己的修为更高,想要帮她,才喊她一起修行,然而那一天,她是如何对待他的?
 
    慕容清拦在前面她却没有阻止,还说,要保持一些距离。
 
    这一刻她像是想到了那天少年离开时摇头的无奈,不由得一阵心酸,真的长大了吗?真的不会后悔吗?原来这一切,都是假象啊。
 
    或许一切就如同父亲所说的那样,她之所以和叶伏天保持距离,大概也是觉得叶伏天配不上自己吧。
 
    “真是得意忘形。”旁边的慕容清脸色格外的难看,盯着演武场中间的少年身影,仿佛到此刻,她依旧不愿承认。
 
    此刻的风晴雪忽然间感觉她的话有些刺耳,又想起以前慕容清对自己说过的那些言语,心想为何以前自己就真的那么相信她呢?
 
    叶伏天依旧站在法阵之上,他的目光转过,落在了一道美丽的倩影身上。
 
    花解语美眸见叶伏天望向她,看到对方那似笑非笑的神情,生出一种不妙的感觉。
向的是武道修行区域。
 
    觉醒第六重无双境是一个分水岭,这一境界之道。
 
    杨修也笑了,笑得格外的讽刺,他的脚步同样往前走出,走向叶伏天,身上环绕的火蛇不断汇聚,竟隐隐化作一头庞大的火蟒,显得狰狞无比,杨修身前的空间都变得狂乱的躁动着,庞大的火蟒像是要吞没一切。
 
 
    “余生,这些人你来搞定。”叶伏天喊了一声,刹那间,又一次满场寂静。
 
    “做人怎么可以这样无耻……”
 
    PS;谢谢雨痕的盟主.
------------
 
第十七章 我不服
 
    余生走上演武场中央之时,浩瀚空间再一次变得寂静。
 
    虽然只有十五岁,但那爆炸般的身材往往让人忽略他的年龄。
 
    他走到法阵之上,刹那间,身上沐浴璀璨无比的金色光芒,战意缭绕,法术环身。
 
    金属性感知力天品,武道境界、法师境界,皆为觉醒八重境百变境,法武双修,两者同境。
 
    “出来。”余生手指指向刚才一叫嚣得非常响的人,那人身体颤了颤,脸色有些苍白,但依旧倔强着走向演武场。
 
    天赋,天地灵气感知力地品,境界,觉醒境第八重,但看着对面站着的余生,他根本没有半点信心,整个人显得没有一点气势。
 
    “准备好了吗?”余生问。
 
    “好了。”那人声音都微有些颤抖,下一刻,演武场颤动了起来,余生迈着巨大的步伐朝着对方走去。
 
    “战。”对面那人怒喝一声,武之意释放而出,咬着牙,但当余生沐浴金色光辉犹如战神般降临的刹那,他那聚起的气势原来是那样的脆弱。
 
    “砰!”诸人只见那人的身体直接被余生撞飞了出去,沐浴金色光辉的余生没有使用任何的战技、法术,用身体将一位同境的武道修行者硬生生的撞飞。
 
    “你,出来……”余生指向下一人,同样是之前嚷嚷着要挑战叶伏天的人,那人身体哆嗦了下,道:“我认输。”
 
    “认输也要站上来,展露自己的天赋境界。”演武场法阵旁的长者扫了一眼对方,有些不满,太没骨气了,不过眼前这位战神般的少年,确实太过与众不同。
 
    之前那些喊着要挑战叶伏天的人脸色都极为难看,这家伙不会真的一个个全部挑战一遍吗?
 
    如果真是如此,他们这次论战算是彻底的被毁了。
 
    “叶伏天。”他们愤怒的看向那无耻的家伙,骗他们站出来自己竟然跑下去,让余生来挑战。
 
    叶伏天微笑的看着这一切,目光望向演武场中间的那道身影,这一次秋闱,余生,才是真正的主角。
 
    不出所料,那些喊着要挑战叶伏天的人被余生一个个指名论战,有数位武道八重境甚至武道九重境的强者,在余生无情的摧残下,根本没有释放光芒的机会。
 
    他们本早就能够踏入青州学宫成为正式弟子,之所以延迟,便是为了在秋闱和明年春闱上表现更亮眼一些,这对他们以后要走的路是有好处的,更何况还有传闻,每年春闱和秋闱表现最杰出的几人,是有机会入宫主级别人物法眼,被收为关门弟子的,因此总有一些人想要碰碰运气。
 
    可惜这一次,却彻底沦为了余生的陪衬。
 
    “简直是,怪兽。”看台上的诸人心中暗道。
 
    就连黑麒麟军团将军秦帅看向余生的目光都有些不同,此子天生神力,武道天赋和法师天赋也皆为天品,若为骑士冲锋陷阵,绝对是能够让敌人胆寒的存在。
 
    “余生,可以了。”终于,叶伏天喊了一声,余生这才走回了自己的位置,让许多人都松了口气。
 
    接下来,其他人终于有了表现机会,陆续走上演武场中央释放自己的天赋和境界,以及论战,虽也精彩,但却再没有余生带来的震撼那样强烈。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直到慕容秋上场,才又变得了精彩了几分,他上场之后,连续挑战高境界者,将参加论战的所有觉醒第九重境界之人全部击败,随后又以碾压的方式击败了数位觉醒第八重的弟子,光芒一时无双。
 
    他的目光甚至看了一眼余生这边,但似乎并没有战胜的把握,终究还是没有提出挑战余生。
 
    叶伏天注意到了慕容秋的那道眼神,他当然看出来了,慕容秋也想要这次秋闱第一,而余生,是他的拦路者,击败余生,他才能够稳稳的拿下秋闱第一,然而慕容秋没有这么做,因为他没有信心。
 
    “都是文试二甲榜单之列,论战表现同样抢眼,但天赋年龄、余生都更有优势,秋闱第一,应该是余生的。”叶伏天心中想着,耐心的等待着此次秋闱的结束。
 
    日影西斜,演武场中的人群却一点没有疲惫之意,数百弟子,纷纷展露自己的光芒,花解语虽不参加论战,但也走出来释放了自己的天赋和境界,看到她的容颜诸人感觉有些心痛,不要真的和那无耻之徒恋爱啊。
 
    论战,终于接近尾声,直至落幕。
 
    诸人的目光缓缓转过,望向演武场前方青州学宫长者所在的方向,接下来,就等剑阁阁主冷青峰以及土行宫宫主石忠决定秋闱结果,这一届秋闱,便算是结束了。
 
    冷青峰和石忠似乎在商量着什么,旁边有人在记录,显然是在商讨秋闱最终结果。
 
    石忠身旁的一位长者出列,拿着记录好的名单走上前,望向演武场的少年,缓缓开口道:“此次秋闱和往常一样,文试的成绩和论战的表现都将考量在内,诞生此次秋闱甲榜名单。”
 
    秋闱最终,只会有一份榜单,那就是甲榜,和文试有些相同的是,秋闱甲榜中,只有前三有具体排名。
 
    秋闱甲榜前三,象征着荣耀,而甲榜之人,也都将获得进入藏书阁第二层的资格。
 
    诸人的目光有些期待的望向前方,此次秋闱甲榜最耀眼的三人,会是谁?
 
    叶伏天眼眸凝视前方长者身影,目光中透着亮光,此届秋闱,属于余生。
 
    “甲榜榜首,慕容秋。”一道声音在此刻传出,叶伏天眼中的亮光凝在了那里,随即变得错愕,不解。
 
    甲榜榜首,慕容秋?
 
    其他人也都有些惊讶,不过倒也没有太特别的情绪,毕竟慕容秋的境界是觉醒第九重,而且表现也足够两眼,只是觉得余生,有些可惜了。
 
    “甲榜次席,余生。”长者继续宣布道。
 
    “为何?”就在长者准备继续宣布之时,一道声音将他打断,诸人露出一抹异色,看向说话之人,正是叶伏天。
 
    那宣布榜单的长者以及前方青州学宫的前辈都皱了皱眉,这时候打断宣布结果,显然是对长辈的不礼貌行为。
 
    “为何是慕容秋榜首,余生次席。”叶伏天开口问道。
 
    “放肆。”那宣布榜单的长者呵斥一声,道:“榜单名次既定,自有其理由。”
 
    “我不服。”叶伏天开口道。
 
    “慕容秋,十七岁,土属性法师,天赋天品,修为觉醒第九重;余生,十五岁,武法兼修,武道天赋和法师天赋皆为天品,两者天赋对比,显然余生更出众,至于文试,两人都在二甲榜单之列,持平,而论战表现,慕容秋无败绩,余生同样如此,且以觉醒第八重境界横扫第九重归一境界学员,无论是哪一方面,余生的优势,一眼可见,为何榜首是慕容秋。”
 
    叶伏天走上前一步,对着前方青州学宫师长方向欠身,道:“望诸位师长能够认真考量。”
 
    “这家伙……”秦伊美眸望向叶伏天,虽然她对这结果也有些不认同,但既然青州学宫已经宣布,叶伏天站出来,岂不是质疑剑阁阁主和土行宫宫主?
 
    这家伙分明极为聪明,但此刻为何会如此糊涂。
 
    演武场中的外门弟子纷纷看向叶伏天,低声议论,慕容秋神色极为冷漠,盯着叶伏天。
 
    看台上的诸人也都露出错愕意外的表情,他们虽觉得余生有些可惜,但也没想到竟然会有弟子站出来当众质疑。
 
    “闭嘴,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法阵旁边的那位长者呵斥一声,他很欣赏叶伏天,但正因为欣赏,所以才阻止这家伙放肆,年少轻狂也该知道分寸。
 
    “妖精,没让你失望吧?”叶伏天灿烂的笑着,目光深情款款,只一瞬间,又是满场寂静。
 
    妖精?这称呼,听着怎么感觉有些暧昧啊。
 
    而叶伏天这句没有让你失望吧,像是和花解语有什么约定般,更令人想入非非。
 
    尤其是他们想到昨天文试花解语坐在叶伏天的身边,离去之时回眸一笑,对叶伏天说:明天,期待你的表现呢。
 
    这样想来,许多人的脸色都变了,难道,他们之间……
 
    花解语的美眸一阵愕然,看着叶伏天的笑容,终于又一次领教到了叶伏天的无耻。
 
    昨天她一句话让叶伏天成为众矢之的,如今,叶伏天这分明是故意在报复。
 
    叶伏天当然是故意的,这妖精想要害他,他怎么能吃亏?
 
    无数道目光落在花解语的身上,似乎在等待着她否定叶伏天。
 
    花解语美眸闪烁,随即在诸人的目光注视下,只见那灿若星辰的美眸绽放一抹倾城的笑颜,道:“嗯,我很满意呢。”
 
    她的声音温柔而唯美,看到少女完美化,那种感觉,就像是恋爱了一样,但同时,他们又听到了自己的心在支离破碎,因为那笑容,是对另一位少年绽放的。
 
    花解语,无数人梦中女神,只敢远远的欣赏,不敢有丝毫的亵渎,从未见过她对谁这样说过话,露出过这样的笑容。
 
    杨修不曾做到过,慕容秋也不曾做到过,然而今天,有人做到了。
 
    看到这一幕,风晴雪心中的失落变得更强烈了,原来,是这样啊,十五岁的她亭亭玉立,在青州学宫外门弟子中绝对是顶级美女,但在那妖孽少女面前,依旧还是黯然失色啊。
 
    叶伏天同样被电到了,少女的笑容太过完美,那灿烂一笑,像是能融化一切,但同样,这一笑反而让叶伏天不知所措了。
 
    “叶伏天,我挑战你。”
 
    “我的梦中女神,我也要挑战你……”一道道愤怒的声音响彻在演武场,叶伏天打了个冷颤。
 
    参加秋闱仅有的几位觉醒境第八重和第九重境界的人都恨不得立即冲出来,将叶伏天狠狠的虐一顿。
 
    “算你狠。”叶伏天心中暗骂,无语的看了花解语一眼,只见少女的美眸依旧笑吟吟的看着他,柔情似水……越是如此,越是群情激奋,叶伏天感觉自己快要被眼神杀死了。
 
    “秋闱大考,如此喧哗,成何体统。”叶伏天转身,目光扫向人群怒斥一声,顿时诸人竟真的安静了下来,但却依旧怒视着他。
 
    “你们有谁想要挑战我?”叶伏天霸道开口。
 
    “我、我,还有我……”顷刻间有不少身影走了出来,叶伏天目光落在他们身上,一一记下。
 
    就当诸人以为叶伏天准备应战之时,他负手而立,淡淡的开口道:“我已经连战两场,需要休养一些时间。”
 
    说着,竟直接转身离开演武场。
 
    “无耻……”诸人看到叶伏天的动作怒斥道。
 
    “你躲得掉吗?”有一觉醒八重境的强者冰冷道。
上一篇:低声道楚大人不要惹事别忘了义父的吩咐这段时间就尽量配合一下剑
下一篇:上并没有太强烈的反应,对于自己的荣辱像是不